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师频道 > 读书活动 >

致老师:我们每天都在影响和改变着未来 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15-10-25

引言
如果把教育比成一条长河,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都只是这条河上的一处渡口,而我们每个教师,就是河边摆渡的人:不只负责从此岸到彼岸,还包括从“当下”到遥远——学生来到我们这里,经过三年、四年或六年光阴,就会离开,走向他们命定的前方。而守护眼前的渡口,摆渡当下的时光,眺望辽远的未来,尽可能为他们的长远生活作好铺垫和准备,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 
舒州天柱山的崇慧禅师,是四川彭州人,俗姓陈。唐乾元初年间,他前往舒州天柱山创建寺庙。住持后,有僧人问他:“什么是道?”禅师说:“白云覆青嶂,蜂鸟步庭花。”僧又问:“古代诸圣有什么言说?”禅师反问:“现在你看我有什么言说?”
 
僧人说:“禅宗门内的事,请大师讲说。”禅师说:“石牛长吼真空外,木马嘶时月隐山。”
 
僧人又问:“和尚有利于人的地方是什么?”师曰:“一雨普滋,千山秀色。”
 
好个“一雨普滋,千山秀色”:就像一场雨水滋润大地,换来千山万壑的青翠秀色。在佛家看来,每个人都有佛性种子,若能得到佛法滋润,都能“明心见性”,得道成佛。
 
这样的比喻,也非常适合教育——每个人的心田里,都埋藏着一些美好的种子,良知,善念,爱意,积极向上的“力”,期望更美好的“信”,如此等等。而教育的意义,就是用“知识的甘泉”,去浇灌,去滋润,去催孕,让那些美好的种子,在学生的心地里,慢慢生根、发芽,慢慢萌枝、绽叶,开一片绚丽的花,结一树丰硕的果。
 
“一雨普滋,千山秀色”——这样的定位,既表明了教育需要默默的努力,无私的奉献,也暗示着教师的责任所在,荣耀所系。
 
1000年后,我们这个地球村里,可能会没有银行、股市、超市、海关……但是,一定还会有学校。500年后,我们这个世界上,可能会没有政党,法官,警察,市长……但是,一定还会有教师。100年后,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很多物质的东西,可能都已不存在了——你开的汽车早报废了,你住的房子可能被拆掉重建,但是我们工作过的学校肯定还在,即使旧的楼房被拆除,被重建,但是地址多半不会变。50年后,我们中的绝大多数,可能都已烟消云散了,见上帝见真主见佛祖去了,上天堂或下地狱去了,但是我们今天所教过的学生,那些可爱的孩子,绝大多数都还在人间,你曾经做过的某件事情,你给他们心灵留下的某颗种子,你给他们精神上传递的某种影响,绝对绝对还在。
 
我们每一个人,都生活在今天,但是我们每天都在创造着明天;我们每一个教师,都在教育着今天的学生,但是我们每天都在影响和改变着未来——从大的方面讲,那是人类的未来,祖国的未来,民族的未来;从小的方面说,那就是我们自己的未来,我们孩子的未来,我们家庭后代的未来。因为,我们的孩子,将与我们现在所教的学生,组成一个庞大而复杂的“生活共同体”,比如说,成为朋友,同事,邻居,领导,下属,有的说不定还会成为我们的媳妇,或者女婿,孙媳妇,或者孙女婿。这个“生活共同体”的质量,包括素质、礼仪、谈吐,包括行为举止,文化程度,文明高度,既取决于我们的孩子,更取决于我们今天所教的学生。所以,我们今天的工作,其实就是为我们自己的孩子创造着未来。
 
有一位智德禅师,不经意地在禅院里种了一株菊花,几年后,菊花开满了整个禅院。每到秋天,那浓郁的香味,就弥漫到了山下的村子里。
 
凡是来禅院的人,都不住地赞叹:“好美的花儿啊!”
 
赞叹之余,有人开口向禅师要花,想把这漂亮的菊花,移栽到自家院子里。禅师毫不犹豫地答应,而且亲自动手,挑选开得最艳、枝叶最粗的,挖出来送给别人。
 
消息很快传开,前来要花的人纷至沓来,络绎不绝。没过几天,院里的菊花就被送得一干二净。没有了菊花,禅院里顿时黯然失色。弟子们看到满目狼藉和凄凉,禁不住说:“真可惜,这里本该是满院香味的,现在却一棵菊花也没有了。”
 
智德禅师微笑着说:“可是你们想,这样不是更好吗?三年之后,就会是满村菊香了啊!”
 
“满村菊香!”听师父这么一说,弟子们脸上的笑容立刻如菊花一样灿烂起来。智德禅师说:“我们应该把美好的事物与别人一起分享,让每个人都感受到这种幸福。即使自己一无所有了,心里也是幸福的啊。”
 
“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——其实,教师的劳动,不正如智德禅师的送花吗?把自己所拥有的美好的东西,毫无保留地送给别人,让更多的人拥有,与更多的人分享,这实在是幸福而美好的事情。
 
而比“送花”更有意义的是,教师的劳动,还包含着一种传续,一种创造,一种影响和改变——通过教育,通过我们的辛勤努力,那么多学生的生命,有了更加丰富的可能,就像一张照片,因为我们的心血和汗水,而有了更加丰富的景致,更加辽阔的景深。
CopyRight © 2014 拉斯维加斯手机版官网附属小学 版权所有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