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师频道 > 读书活动 >

【朱淑丽】:守住课堂的一厘米主权 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17-06-12

每周三相约的“讲述”是附小名师分享教学心得的时刻,我之所以在这个名单里,是因为我有意向想成为名师,而不是已经是名师。我的课成长的空间还特别的大,未来的路还有很远,要很努力才能前行。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是近一年来我个人的心路成长历程,若有表达不当,请大家谅解,这是我语文没学好,但是这颗心是真诚的,是向上的。
 
信仰的力量
由于家庭的原因,每年的春节团圆我都要在寺院里度过,在那里体验新年的另一种庆祝方式,体验另外的一种生活方式。早上有早课,白天和晚上有法课。这些课程我是必须要参加的。有一日,法课完毕,已是夜里11点多,我太累,婆婆说明天我可以不去五点十分的早殿。我想既然我已皈依佛门,作为三宝弟子,自身的困难一定要克服,就说一定要上早殿。虽已定闹钟,还总担心睡过,在担心与极度疲乏中,似睡非睡。凌晨四点就开始有板声,第一遍,没听到;听打板声时,已是第二遍,还以为已经开始准备了,紧张地迅速翻身摸手机,打开一看才四点半,深呼吸躺下想再睡会儿,却是睡意全无,一会儿一看时间,却是再也等不到闹钟响,干脆不再自己折磨自己,四点四十五分起床,净手后在大殿前见到婆婆后,我才知道:居士和出家人上早殿不在一个地方;进出大殿迈左右脚有讲究;跪拜佛有讲究……给我交代完种种事宜后,看着我进了大殿,她就走了。我想不知道了我就看别人咋做我咋做吧,逐一拜完佛,右手边等待早课。她们拿了经书看,我也拿了经书;我看她们拜我也拜;她们跪我也跪;她们站我也站;她们诵经我也跟着诵。突然发现,她们怎么诵读的那么快,一本经书已诵了一大半,我才寥寥几页。凑过去,才发现页码不对,早课已经开始诵经,经书是从后往前翻页,我突然觉得我是如此的愚钝。对照页码找到要诵读的那一课,有更多的字不认识更是断不开句子。生怕像晚课一样诵丢,手指着经文,视线一秒也不敢移开,嘴巴只是跟着众音哼哼,抬头放松一下颈椎,再低头时经文诵到了哪里,再也找不到,前翻翻,后翻翻,还是找不到,听不懂,看不懂,急问道友,热情地翻到页并手指到字,把她的经书换与我,我才知道诵到了哪里。随后听到打法器的声音,好奇地引颈观望法器,再次诵丢。心中纠结忐忑,纠结于要不要问道友,忐忑于佛祖知道了我的所做作为,会增加我的罪过,该如何是好?索性双手合于胸前,不看经书,只是跟诵,祈求佛的原谅,滥竽充数的我感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早课却是如此的漫长。寺院里生活中的我谨小慎微,如履薄冰:洗漱怕水用多了;去卫生间记得换鞋;说话不敢大声;走路低头靠右;吃饭时凡是碗里的饭菜一粒都不要剩下,更别说菜汁,也是要喝掉的;垃圾更是要分类处理。
而每一个人在寺院里的所作所为,都是完全自觉的行为。吃,按需分配;用,自觉节约;做事,主动做好;物品,不是自己的绝对不可占有;人际交往,互帮互助,坦诚善良;晚上,夜不闭户。每个人认为这样子做都是在给自己积福报,因为大家都相信:举头三尺有神灵,人在做,天在看。每一个人的行为都是把这种信仰内化为自觉的行为。
个人反思:有信仰做事才会有敬有畏。
 
值得吗?
再回到凡人的世界里。2016年10月初正式接到学校通知要担任五三班的班主任,在此后之后,正常的上课备课批改作业,“天空飘来六个字,那都不是事儿。”除了辛苦:每天要多出两个小时的铁定守班时间和外加一节班会,还有学校各个部门的工作,糟心的事情更是一个接一个:一会儿学生打架了;一会儿班里丢东西了;一会儿学生不守纪律了,被任课老师赶回来了;一会儿哪个学生状态不对了,需要约谈家长;一会儿哪个老师的课今天上不了,课程部要你自己安排,或者是到上课时间了,你才知道甚至是根本就不知道,班里没有老师,你就要临时顶上;还会有哪项工作,你的主管刚刚通知你了,很快就要要工作材料……所有的这一切,都会突然出现,打乱你原本的工作计划,无论你能不能,愿不愿意,都必须要来处理。我很讨厌这样被牵着鼻子走的忙乱的工作状态,那段时间一点小事就可以激怒我,我甚至一度怀疑我自己有了心理疾病。
 
接下来的一件事情让我几乎绝望:
一个周六晚上十点多钟,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当时是这样子说的:喂,俺妞在学校被她同位一男生打,她说给你说了四五次,你不管,你如果不管,我找华校长,他不管,我兄弟四五个呢?我出面解决这个事情。暂不说家长在电话里有没有称呼老师,有没有礼貌。单是这样吼叫的气氛和杨言要告我,就把我的心脏吓得扑通扑通地,实际情况是: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。所以我直想在电话里冲着对方也咆哮发泄一通:我是你孩子的老师,我就应该被你吼,凭什么呀你。但是又想:作为班主任老师,班里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,是不是我的失职?尽管我有一万个理由可以解释我不知道的原因,但是家长更关注的是这个事情如何处理以及处理的结果。所以我勉强忍着自我安慰一下: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不和这些吼叫的垃圾人一般见识,我是有智慧的人。于是我就表示理解对方的心情,周一调查清楚后再面谈。这才结束了电话。之后的约谈,面谈,送别。还不忘给说给家长如果对我处理的结果不满意,可以上告校领导。回到办公室之后两腿发软,好大一会儿回不过来神,说实在话:我还真怕家长告我。事实证明:我的心脏真的因为这些糟心的事情受到了影响,一周之内心率不正常了三次,去医院一会儿500大洋没了。医生反复叮嘱,且不可受刺激,不可过度劳累。因为我的心率过快。说起钱,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一个字:俗。但我们是凡人,我们要吃,要住,要养孩子,要孝敬老人,也会有生病的时候。同时,我也想起了我第一次去寺院里看望婆婆时,一位山西的出家师父看见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时对我们说的话:给你们说,出家吧,出家好哇,在世间的一切奋斗都是空的。我心里想:我还是喜欢花花世界。此时的我真鄙视那时的我。人在想不通时,总是怀疑一切,总是问自己:这样做值得吗?
 
建立教育信念
但是工作要做,生活要过,这两者是我的全部,我都要做好。因为我没有本事去做别的工作从而改变我的生活状态和心情。而在这些活生生的现实面前,我唯有真正改变自己的心理和想法,而不是愤怒和抱怨,我必须得想办法让自己建立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或者说是信仰,才能把工作做好,生活过好。否则,我真得很快就要崩溃了。我想起了见大师时,他说给我和我爱人的话:你们做老师的也是在普度众生,都是在给自己,给子孙后代积福报。我想在坐的诸位都是。中国几千年来一直延续着拜佛的传统,我们说是宗教信仰,其实他们的传承是一种上行下效,因为家里的前辈都这么做,所以晚辈学着也就这么做了。朱自清在教育的信仰里说:学生们入学校,一面固是“求学”,一面也是学做人。一般人似未知此义,他们只晓得学生应该“求学”罢了!这实是一个很重要的误会,而在教育者,尤其如是。一般教育者都承认学生的知识是不完足的,但很少的人知道学生的品格也是不完足的。其实“完人”是没有的;所谓“不完足”,指学生尚在“塑造期”(Plastic),无一定品格而言;——只是比较的说法。他们说到学生品性不好的时候,总是特别摇头叹气,仿佛这是不应有的事,而且是无法想的事。其实这与学业上的低能一样,正是教育的题中常有的文章;若低能可以设法辅导,这也可以设法辅导的,何用特别摇头叹气呢?要晓得不完足才需来学,若完足了,又何必来受教育呢?学生们既要学做人,你却单给以知识,变成了“教”而不“育”,这自然觉得偏枯了。既然这样子,我应该相信教育,因为教育也可以上行下效的,相信教育的力量可以改变未来生活的面貌。相信通过老师的教育行为影响学生,学生才可以成长的更好,将来的社会才会更和谐。这样子我才能面对困难和逆境无所畏惧。
思想里承载着这些坚定的教育信念,行走在教育的路上,做事就更大胆一些,再面对这些糟心的事情时,更多的是平和和理智,而不是焦虑和抱怨。每周一的班会后,我都会检查周末布置的作业。即使班里有十个人没有按时完成作业,我也只是会轻轻地告诉他们:反思五分钟,然后我利用这五分钟去办公室画个妆,平静一下自己,再告诉他们:谢谢你上周写作业了,今天我相信你只是偶尔,不过还是要补上的。即使英语只考20多分,我也不会歧视他,我想起华校长曾安慰我的话:“他不适合学英语。” “你不用愁,我们班小升初没问题。”带着这些信任和鼓励,即使班级总体成绩排年级最后,我也不在焦虑,我会耐心的慢慢想办法改善班级管理,提高成绩。
 
守住课堂的一厘米主权
有这样一个故事:当柏林墙还存在的时候,很多翻越柏林墙从东德逃去西德的人会被东德的守卫士兵打死。柏林墙垮塌之前,有一个士兵打死了一个人。很快,柏林墙垮塌了,两德统一之后法官就对他进行了审判。这个士兵觉得自己很冤枉,他说自己开枪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,如果不执行命令就会被军法处置,应该追究下命令开枪的那些上级的责任,自己则是无辜的。最后法官判他有罪,理由是,当有人翻越柏林墙的时候你开枪射击,虽然体现了你对所处的岗位的责任心,但是你没必要打得那么准;你只选择了服从上级的命令,却没有服从自己的良心,你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厘米。这个故事本身是很值得琢磨的。
     我不要做这样子的士兵,我可以稍微变化一厘米。在那个属于我自己的领域有所举动,也许不能够改变很多,但至少会有所改变,可能我们的后代会过得幸福一些。也许我们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但是我们可以在一厘米的主权范围内做我们能做的事情,把损失减少到最小,把教育的负面影响尽可能减少。我们都脱离不了中国教育的大环境,就像有人所说的:教师都是戴着镣铐跳舞,一时半会儿还砸不碎这个镣铐,但是尽可能还是要有那么一点美感。
什么是“一厘米主权”?我觉得,就是哪怕你的自由空间只有一厘米,你仍是自己的国王,你是有主权的。比如,教师是有镣铐,但是课怎么上,怎么和应试接轨,怎样做既满足应试要求同时又不伤害学生的创造性,你是有通融的权力的,是可以做些事情的。
我的信念表现在我的行为上,而我的思想和行为又影响着学生。比如:有时候,会有代课的现象。刚开始,学生有些烦,后来我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他们: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都是办学校大事的,朱老师是守后方的,但是都不会耽误大家的课,都会充分尊重大家的,请大家放心,我们要有大局意识,要顾全大局。学校好了我们每一个人才好。当同学们再看见我进班,但是课表上又不是英语课时,就会说:数学老师办大事去了或者语文老师办大事去了。然后乐呵呵的上英语。这事也就过去了。同学们慢慢地也就把大局意识树立起来了。再比如:通过班级转入新生的案例----地方转入省会郑州,教育学生感恩父母,同时给学生灌输一种观念:你现在的良好生活品质是由你父母提供给你的,而你现在的努力程度决定了你以后的生活品质。等等。
 
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在一首诗里写道:“人总要相信些什么,才不会度日时,跌入未知的黑洞里。”
班主任工作让我的心智成长了很多,谢谢大家在工作中对我的理解,我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,带着坚定的教育信念,平衡工作和生活,守住课堂的一厘米主权,让未来的生活更美好。
 
谢谢大家。
CopyRight © 2014 拉斯维加斯手机版官网附属小学 版权所有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